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皇家第一商_ 第二百九十章 将计就计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6 17:3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张安世小说皇家第一商 第二百九十章 将计就计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守财和花月跪在地上,将姓和的所谓计划和盘托出,特意详述了那红丸之事。守财自幼就在钟妈妈手下做事,他是否说谎,钟妈妈是一眼便看的出的。知道他并没说谎,钟妈妈不禁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钟妈妈拿过那碗茶押了一口,心说这和亲王府的眼线也忒大胆了。平日传递些情报也就罢了,现在怎的连宗主也敢害?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还是无知者无畏?

    “你当真把红丸毁了?”钟妈妈问道。

    守财点点头:“钟妈妈,我自小就在你的手下,我若连您老人家也敢骗,那就忒不知死了。”

    钟妈妈这才将心定了定,道:“这么说,你是真心将功折罪了?”

    “十足真心。”守财磕了个头:“钟妈妈,守财若不真心,将来必然死于乱刃之下,永不超生。”

    钟妈妈笑道:“这种毒誓还是不要随便发的好,免得将来应验,后悔不及。”

    守财没说话,本就是自己一时鬼迷心窍,做错了事,被钟妈妈挖苦两句也是应该的,更何况钟妈妈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她越是挖苦你,越代表着她会帮你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着,你且起来吧,我带你去见宗主。”

    钟妈妈将守财和花月带到元熙面前,将守财方才所说一五一十又给元熙复述了一遍。守财和花月两个低低的伏在元熙案前,连头也不敢抬一抬。

    “主子,大概便是如此,这两个混账东西我给您带来了,要杀要剐,听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元熙看了钟妈妈一眼,淡然笑了笑,钟妈妈是这府里的老人了,她的面子元熙还是要顾及三分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们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守财仰起脸,诧异莫名的望着元熙,这就完了?常听人说什么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今儿是怎么了?连活罪都不治了吗?

    钟妈妈板起脸,肃然道:“还不叩谢宗主不杀之恩?”

    守财和花月连连磕了几个响头,起身束手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本以为和亲王的眼线应该是把好手,却没想到,这般沉不住气。”元熙轻蔑的笑了笑,望向守财:“按你说的,本宗主现在应该已经毒发身亡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啊?是……”守财愣了一下,弱弱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是?你个混账东西!”钟妈妈厉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宗主洪福齐天,小人就算长了一万个胆子,也不敢谋害宗主您呐!”

    守财说着便要跪下请罪,元熙伸手拦了,道:“若是本宗主已经毙命,那眼线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守财愕然看了看花月,道:“他,他没说,只是叫我们夜半时分到后院等他。”

    元熙挑挑眉:“既如此,你们就按照他吩咐的去等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是要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将功折罪,不如给我做个诱饵。”元熙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你也不必害怕,本宗主可以保你性命无忧。不知道,你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守财一喜,有将功折罪的机会便好,更何况他的性命有保障呢?

    便道:“小人愿意。”

    元熙点点头:“那好,你现在就和花月照常回自己房里去,若是那姓和的还来找你,你尽量稳住他,不要打草惊蛇。若是没有找你,也无妨,你只半夜道后门去等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守财应了一声:“守财明白,请宗主放心。”

    守财和花月一前一后出了书房,元熙扬扬下颚,示意钟妈妈将书房大门关紧。

    钟妈妈反插了门,问道:“宗主当真相信他的话?”

    “他说的不是谎话,我为何不信?”

    “宗主当真要守财将功折罪?”

    元熙笑道:“怎么,钟妈妈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钟妈妈摇摇头:“奴婢岂敢有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元熙道:“他是您老的人,您老又跟了我一场,事无巨细,无不尽心尽力,我总不会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您老吧?我若是连您的面子都折,那我也忒冷血了。 ”

    钟妈妈笑了笑:“宗主肯饶过守财,是宗主雅量宽和,并不是看谁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元熙说罢,拿过一柄银柄小刀,猝不及防在手臂上划了一下,鲜血横流,顷刻便把衣袖沁湿一片。钟妈妈吓了一跳,慌忙用帕子去捂。元熙将刀子扔在桌上,冲钟妈妈笑了笑。

    钟妈妈心疼的几乎落下泪来,道:“宗主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把王念恩叫来,就说宗主伤了手腕。”

    元熙叫钟妈妈那了帕子系在伤口上两寸处,紧紧勒好。将身上那件带血的外衣脱了下来,递给钟妈妈:“拿到后院净衣房里,若有人问,你便说是不小心弄伤了手,沾染上的。”

    钟妈妈怔了一下:“宗主这是?”

    “无事便是有事,守财告诉那眼线,他已经给我投了毒,我这里若是一点儿波澜也没有,那眼线又怎么会放心的做他要做的事呢?”元熙笑道:“这血迹在右手和前襟,看着像不像吐在上面的?”

    钟妈妈愕然望着元熙,半晌点点头:“是挺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今只说是划伤了手腕,又召了王念恩过来,你说那个眼线会怎么想?他必然认为我在刻意掩饰,咱们大家都来给那眼线搭戏台,这样他才好风风光光的唱一出。”

    钟妈妈应了一声,又叹了口气:“下手也忒重了,手臂上都是重要的筋脉,怎么能乱割呢?宗主早说,割奴婢的血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钟妈妈说着,出门去请王念恩。王念恩急匆匆的赶到府上,又叫涂博安加强戒备,做出一副大事临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念恩替元熙处理了伤口,不由得笑道:“宗主倒真不怕落下疤痕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有你王太医在,还怕去不掉这小小的疤痕?”

    王念恩洗净了手上的血渍,接过钟妈妈端来的一盏茶,道:“宗主怎么忽然改了主意,不是说要等晚上才动手的吗?”

    元熙笑道:“我倒想安静,只是那个眼线不让我安静。他在府里上蹿下跳好一通折腾,还逼着守财拿什么毒药来毒我,幸亏守财胆子小,不然我也不会坐在这里跟你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王念恩一惊,自古以来的眼线都要听主子的命令行事,今天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?是自作主张,还是得了和亲王的命令?和亲王敢下毒杀宗主的命令?

    “这小子太猖狂了,若是今晚逮住了,非得叫涂校尉好好治治他不可。”王念恩将茶盏搁在桌上。

    萧容深的眼线本想再打听些什么消息,但王念恩进府的时候,已经吩咐了涂博安加强戒备。凭白加了两倍的岗哨巡逻,倒让他有些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所幸他艺高人胆大,大白天也敢翻墙越壁,远远躲着看见钟妈妈急匆匆的从书房出来,一会儿又急匆匆的把王念恩引了过去,现在涂博安又如临大敌……宗主府看起来还是很平静,但把这些讯息联系在一起,就不能让人怀疑了。

    姓和的有些欣喜,看来那个娘们儿唧唧的守财没有骗他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看见钟妈妈拿了一些衣服去了后院,姓和的紧随其后,一路跟到了净衣房。姓和的等了一会儿,等钟妈妈从净衣房离开了,自己才进去。

    净衣房里的小丫头正低头搓洗,只一个老妈妈手里捏着一根藤条,坐在一旁喝水。见有人进来,她忙站起身,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姓和的心里一颤,故作镇静道:“我是跟着钟妈妈来的,钟妈妈说刚才可能是把宗主的什么东西落在衣裳里,所以叫我来找找。”

    净衣房管事的妈妈嗯了一声,冲一个干盆子里努了努嘴:“喏,还在哪儿呢。”

    姓和的挑起衣裳,翻了翻,果然见衣袖上是一片还轻微潮湿的血迹,用手搓了搓,确实是人血,还是新鲜的并未变色。

    “听说宗主不小心划伤了手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衣服上全是血,看着真吓人。”

    姓和的蹲在盆子边上,听见身后两个小丫头嘀嘀咕咕,划伤了手?我呸,连谎话也不会扯吗?不小心划伤的伤口能有多大点儿,挤上几滴血,创口便合了,哪里会是现在这样,一大片血迹,把衣服都洇湿了。看着架势,倒想是呕血不止时,用手去捂的结果,衣襟上的血迹甚少,右手衣袖上却有一片。

    卫宗主吐血了?姓和的心里一阵欢喜,看来他的计划成功了?心里一喜,便将带血的衣裳又扔进了盆中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掩人耳目?哼,若连这个本事也没有,还怎么做眼线?”姓和的不屑的啐了一口:“姓卫的一倒下,这府里的几个家臣都成了蠢货,做事漏洞百出的。”

    难怪和亲王这么在意这个卫宗主,原来偌大一个东林州,全靠这个女人的在撑着,没了这女人的精明算计,这府里的人没一个顶用的。

    他想到这,不禁得意,翻身越过院墙,回到了自己房中,盖着被子,准备舒服睡一觉。

    才刚闭上眼,房门便开了,一处做粗活的下人走了进来,端了一碗姜汤道:“退烧没?你这一天病假,舒舒服服的睡在这里,可把我累屁了。”

    姓和的抻出脑袋,故作虚弱的嗯了一声:“已经退了烧,就是觉得没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劲儿就没劲吧,发烧都这样,反正今天府上戒严,出也出不去,躺着正好。”那人把姜汤端到姓和的面前:“喝吧,喝完了好睡觉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