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梦回大明春_ 072【对上频道】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4 00:0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王梓钧小说梦回大明春 072【对上频道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从天亮到中午,王渊已答三道四书题、一道五经题,他这速度只能算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肚子实在饿得不行了,昨晚出门之前吃的饭,早晨忙起来根本没吃。

    王渊从食盒里拿出几个馒头,又倒了一碗清水,再抄起火腿砸桌上,用小刀慢慢片肉。他将馒头切成两半,把火腿肉夹进去,又淋上一些果酱,火腿三明治便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明代乡试虽然强度高,但胜在不折腾人,一场考一天,只需带午饭即可。

    清朝那是真的扯淡,一场考三天,考生还得带炉子在考场煮饭。比如经常被同学们要求坐下的独秀先生,他考科举时,吃了好几天半生不熟的挂面,都是自己烧水、自己煮面,随便伴点啥酱料就囫囵吞到肚子里。

    吃过火腿三明治,王渊继续写作文。

    紧赶慢赶,终于在半下午时,做至最后一道五经题。此题选自《礼记·文王世子》:“是故其成也怿,恭敬而温文。”

    联系被省略的前文一起翻译,便是:“三代国君教育太子,一定要用礼乐。乐可以陶冶情操,礼可以美化外表。礼乐渗透于心、表现在外,太子就能健康成长,养成谦虚恭敬而又温文尔雅的气质。”

    这道题可以从多个方面论述,可以讨论教育,可以讨论礼乐,可以讨论师德。

    王渊选择三者相结合,中心思想为:“教育太子的老师,自己就应该德行端厚,用一言一行去浸润引导太子。各级公学的教谕,也应如此,则天下士子都能成为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礼乐能悦诸心,德容自著其美,盖礼乐合内外之道也。”

    破题之后,王渊文思泉涌,流畅自如的写完这篇。

    等七篇八股文全部写完,已经是申时三刻,即下午四点半。

    王渊又用了半个时辰,将七篇文章润色一番,进行少许的细节修改,这才开始誊抄到正式答题卷上。

    此时将近酉时三刻,即傍晚六点半。

    夏季日长,离天黑还早得很。

    王渊表示自己要交卷,号兵立即跟监试官沟通,拿着他的答题卷、草稿纸和准考证,一起送往掌卷官那里。

    掌卷官非常重要,必须由清廉之官担任,至于怎样才算清廉,那只有鬼才知道了。其职责为:发放试卷,收纳试卷,将答卷送去弥封官处封存。等誊抄官抄完朱卷之后,由对读官逐字对比朱卷和墨卷,防止誊抄错误。对读完毕,朱卷再次交给掌卷官保存,最终送去给阅卷官批改。

    王渊交卷之后不能立即离开,也懒得离开,直接趴在考桌上睡大觉。

    昨晚折腾一宿,今日做题一天,脑子晕得跟浆糊一样。

    及至傍晚,天色渐黑。

    号军跑来将王渊叫醒,示意他可以离场了。

    王渊拎起考试行头,打着哈欠钻出号房。此时交卷离场的将近一半,众人涌出考棚,叽叽喳喳的说起考试内容。

    考试结束时间为戌时四刻,即晚上九点整——戌时便是黄昏(晚七点至晚九点)。

    那些还没考完的生员,由官方提供蜡烛。一个时辰后收卷,如果还没搞定,那就抱歉了,会被号军们直接叉出去。

    周冲一直等在外头,见王渊出来,立即迎上去说:“二哥出来得早,定然考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王渊笑道:“照你这样说,交白卷岂不是考得最好?”

    周冲嘿嘿一声:“二哥既有心情说笑,定然是考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王渊不再跟他开玩笑,问道:“还有谁交卷的?”

    周冲回答道:“刚才看到田秋田相公,他说脑子昏得很,先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李应诸生还在考试,王渊也懒得再等了,带着周冲回去吃饭休息。三天之后才考第二场,今晚好好睡一觉,明后两天放松心情,基本上就能调整过来。

    直至第二日上午,王渊才终于知道,李应居然是被号军叉出考棚的。

    “我最后一篇经义没写完,这次肯定不能中举了。”李应哭丧着脸说。

    邹木跟他同命相怜,苦笑道:“我倒是写完了,但时间不够,最后一篇是瞎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瞎写也比没写完好。”李应更加郁闷。

    王渊问越榛:“文实考得如何?”

    越榛说:“还好,压着时间写完的。”

    主要还是贵州士子未经风雨,随随便便就能考中秀才,哪遇到过一天之内写七篇八股文的高强度考试?而且昨晚还一夜未睡,考到中午脑子都是懵的,越懵越写不出来,越写不出来就越懵,恶性循环能把人给整崩溃。

    一起来云南的十多个生员,只有王渊和田秋在黄昏之前交卷,其他全都考崩了。

    不过嘛,若人人都崩,就看谁崩得不那么厉害,反正今年要录二十一个贵州举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般来说,乡试的主考官有两个,由布政司聘请才学之士担任。

    能请到德高望重者最好,实在没有选择,那就请各地老师来当主考官——至少得教授级别。

    今年的云贵乡试主考官,分别叫文澍(shù)和邹清。

    邹清就不提了,老秀才一个,是昆明这边的府学教授,完全属于充数陪跑性质。

    文澍则是成化二年进士,今年已经七十六岁高龄,曾担任重庆知府和思南知府。在重庆当知府时,他曾赈济饥民数万人,让几千土匪自动解散,并服从官府的安置工作。在贵州当思南知府时,文澍跟太监闹得不愉快,气得辞职退休至今。

    文澍去年都还定居在桃源县,半年前,王阳明路过桃源,特意拜访了慕名已久的文澍。

    二人年龄相差几十岁,却聊得甚是投机,足足交流半个月。文澍特意租船,陪同王阳明畅游桃花源,王阳明写下《桃源洞》和《晚泊沅江》两首诗。历史上,文澍的墓志铭都是王阳明写的。

    前不久,文澍回到云南处理家族事务,被云南左布政使亲自请来当主考官。

    “橘安先生,贵州卷子已经阅完。”邹教授捧着一摞朱卷过来。

    文澍点头说:“放着吧。”

    第一场考完之后,便要开始阅卷批改工作。

    除了两位主考官之外,还有几个同考,都属于阅卷官。

    这些阅卷官叫做帘內官,只负责出题和阅卷;监考官属于帘外官,只负责监督考试。

    巡按御史同时负责帘内和帘外,拥有的权利最大,但不能参与阅卷工作。

    文澍已经老眼昏花,必须贴着试卷才能看清,他批改卷子的速度慢得让人发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云南卷批完,文澍拿着金罍的朱卷,颔首微笑道:“此子才学非常,四书五经当为云南第一。”

    文澍考乡试那会儿,云南贵州还排同一榜,两省举人名额也是合起来计算。现在早已经分开,各有各的名额,需要贴出两张榜。

    反复品读几遍金罍的文章,文澍意犹未尽,邹教授只能提醒道:“橘安先生,明天就考第二场了,贵州卷你还没看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糊涂了。”文澍自嘲笑道。

    贵州卷已经被几个阅卷官批改过,好文章都被排在前面。

    每个阅卷官,都会用圆圈、方框、叉叉等记号,来表示自己对这份答卷的评分。得到的圆圈越多,说明文章写得越好,全是叉叉的直接扔最下边。

    文澍作为主考官,只需要看排最前面的几十份卷子,后面两三百名的文章纯属辣眼睛。

    王渊那份答卷,赫然排在贵州卷第一。

    这也多亏了巡按御史张羽,全程监督帘内帘外,杜绝任何可以作弊的环节,否则肯定有人找枪手代写文章。

    “果然好文章!”

    文澍看到第一篇八股文,就忍不住拍案叫绝。他跟王阳明交流半个月,已经信服“知行合一”学说,而王渊那篇文章,恰好隐隐体现“知行合一”。

    这是考生跟主考官对上频道了!

    等把王渊的七篇文章都看完,文澍啧啧赞叹:“我离任贵州二十载,不想贵州居然有这般人物。明年贵州肯定要出进士了!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