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听说我很穷[娱乐圈]_ 第一百二十七块小甜糕-笔趣阁

时间:2020-12-29 13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苏景闲小说听说我很穷[娱乐圈] 第一百二十七块小甜糕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余年走了没两步, 又懒洋洋地坐到了窗边的沙发上,拿着手机, 饶有兴致地翻看起评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空气里弥漫开一股焦糊的味道,余年想起谢游刚刚去了厨房,急忙踩着拖鞋, “噔噔噔”下了楼。

    两步进了厨房门,余年一眼就看见, 一向成竹在胸运筹帷幄的谢游,黑色衬衣的袖子挽在手腕的位置, 正面对冒着烟的烤盘发呆,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。

    没忍住,余年长腿微屈,姿势放松地靠着门框,轻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发现被余年看见了满是糟乱的厨房, 谢游耳尖一秒就红了个彻底,想起来,他又紧张道,“年年后面那里不是疼吗, 快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这么娇弱”余年站直, 两步走到谢游身旁,脑袋一偏, 就靠到了谢游肩膀上,笑吟吟地看着烤盘里焦黑的团状物, “是在做什么”

    谢游不自然地别开视线,“布朗尼纸杯蛋糕。”

    见谢游手指上沾着不少面粉和黄油,余年心里像是塞了一朵棉花糖一样,又软又甜。他握住谢游的手,低下头亲了亲对方的手背,又抬眼笑道,“我也不想做饭,午饭的话,我们一起去楼下,吃你之前说过的那家小店吧,好吗”

    谢游从来都是依着余年,点点头,开了水龙头去洗手。余年在一旁递擦手的毛巾,又问,“说起来,以前你还让何山送过小蛋糕和动物小饼干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自己做的”谢游赶紧声明,但烤盘上还冒着烟的漆黑几团,明显让他的话毫无说服力。他犹豫两秒,还是低声说了实话,“我做了一百多块小饼干,把最好看的挑出来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,余年怔了怔,一时间说不清心里咕噜冒出来的,到底是什么感觉有些像舌尖尝到了果酱,酸酸甜甜的。

    他喜欢的这个人,一直都将他放在心尖最柔软的位置。

    水龙头溅出的水花在阳光下晶莹透亮,余年倾身,吻了吻谢游的侧脸,“小蛋糕和动物小饼干,都非常可爱”

    因着这句夸奖,谢游还没褪热的耳尖又红了。

    两人下楼去餐馆里吃了简单的午餐,外面阳光正好,因为下过雨,空气湿漉漉的,微风拂面,意外的舒适。见谢游视线几次扫过不远处勒托音乐学院建筑的尖顶,余年拉了拉谢游的衣袖,“我们走走再回去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余年又道,“这里离勒托很近,可以带我一起进去看看吗”

    谢游注视着余年,抿抿唇,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,“好,我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勒托已经有近两百年的历史,占地面积很大,茂盛的绿植掩映着欧式建筑白色的外墙,笔直的主干道上,很少有人经过。

    谢游道,“勒托学生很少,通常保持在一百七十人左右,一个老师教一个学生。这个时间,大家应该都在练习或者上课,所以学校里看不见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从雕花窗台下经过,能隐隐听见竖琴的乐声,音符流淌间,似乎连墙角的雕塑都鲜活起来了。绕过一段爬满盛开的藤本月季的长廊,谢游带余年走到一栋白色小楼前,“上学时,我的琴房就在这里,”他指给余年看,“二楼第三个窗户。”

    余年仰着头,那间琴房的窗户关着,能看见玻璃后面白色的窗帘。清风吹过来,月季的藤蔓簌簌作响。

    谢游也同样看着那扇窗,神色带着些怀念,“以前逍然问过我,问我当时从这里退学,有没有后悔过。”

    余年收回目光,视线落在谢游的侧脸。谢游五官线条硬挺明朗,每一寸都仿佛出自最好的雕塑家之手,此时以月季花架为背景,如同油画一般精美夺目。

    风吹动两人的发梢,余年问,“那你后悔过吗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从来没有后悔过,尽管我非常喜欢钢琴,这几年里,也无数次地想弹钢琴。”

    谢游声音很轻,话难得地多了一点,“得知哥哥的死后,我第一时间感到的其实是茫然,我不知道一个人心脏停跳、离开这个世界后,会去到哪里。但我又很确定,不管去到哪里,他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那时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,一定要记得哥哥一辈子,这样,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,就一直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再后来,我成了谢家的继承人,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事务,变成了我肩上的重担。我就像一枚音符,从乐谱中被拽了出来,放进了一个充满着金钱、数字和文件报表的匆忙世界里。我知道这是我的责任,我不能逃,只能努力适应。”

    余年伸手,握着谢游泛着凉意的指尖,“后来呢”

    “后来,”谢游看向余年,“后来世界的命运线再次向我证明,面对命运的突袭,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充足的准备时间。”他沉默几秒,“我很庆幸,我坚持到了现在,没有被打倒,还有了保护我所珍视的人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哪一扇窗户里,有钢琴声飘来,谢游瞬间就判断出,“是降e大调华丽大圆舞曲。”

    余年跟着一起安静地听了一会儿,忽然好奇,“你弹钢琴时,是什么感觉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问题,谢游抬手,修长的手指在空气中弹按,眸子里像是覆上了一层细碎的光芒,“有时,像所有琴键都在我掌控中,我就是那个由音符组成的世界的王。有时又感觉自己是一枚很小的音符,那个由音符组成的世界是宇宙,我只是其中漂浮的一粒尘埃。”

    他眼里泛着清浅的笑意,“我有无法卸下的责任,有必须要做的事,但我很喜欢音乐,很喜欢钢琴。”

    将这句话说完后,谢游蓦的一怔他已经算不清楚,他有多久没说出“喜欢音乐”和“喜欢钢琴”了。

    余年偏头,认真道,“我喜欢你,像你喜欢音乐、喜欢钢琴那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表白,谢游有些不好意思,他抬手,用屈起的手指碰了碰余年的眼尾,俯身轻吻,“我也喜欢你。”停顿两秒,谢游又放低了声音补充道,“比喜欢钢琴、喜欢音乐,更喜欢。”

    在藤本月季的花架下,捡了一朵花型完好的月季,余年夹在一本书里带回国,准备做成标本。

    挨着谢游睡一觉倒好时差,去公司找孟远的路上,余年拨了何骁的视频,但响了许久都没有接通。

    手指悬在“视频通话”的按钮上,余年好一会儿都没勇气按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电话打了过来,余年回神,“路管家”

    “小少爷下午好,”路易森的声音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平稳,他恭敬道,“先生正在做今天的例行检查。”

    余年眉心微蹙,“现在下午两点,例行检查不是这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路易森沉默着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心跳突然快了两拍,余年喉咙发干,“是病情有波动吗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路易森才回复,“是的,先生让瞒着您。”

    没等余年继续问,路易森就先开口道,“前几天都挺好的,医生说一直保持这个状态,说不定可以多活一些时日。但先生刚刚毫无预兆地突然失去了意识,医生正在抢救。”

    放在腿侧的手指骤然收紧,在手心掐出了几个深深的指甲印,余年咬住嘴唇,克制住鼻尖的酸楚和心慌,“等他醒了,可以通知我吗”

    路易森声音也有些沙哑,“好的,小少爷。”

    到公司见了孟远,又一起到了录音室,余年盯着没动静的手机看了一会儿,递给施柔帮忙拿着,叮嘱,“如果一会儿有电话或者视频通话,麻烦柔柔姐一定叫我。”

    看出余年的重视,施柔连着点头,“年年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状态不算很好,余年没直接录歌,而是选了一首歌开始录和声。他努力集中注意力,虽然中途忍不住走神,但录制过程总体还算顺利。

    一连录了三首歌的和声,余光看见施柔朝自己做手势,余年连忙叫了暂停,取下耳机,三步并作两步出来,接过了手机。

    视频接通,屏幕上,何骁戴着氧气面罩,松弛的眼皮垂着,头没什么精神地靠在枕头上。

    余年眼眶发胀,勉强稳住声线,尽量自然地问道,“您怎么样”

    何骁点点头,费力又缓慢地说道,“年年乖,别哭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余年声音里泄露出一丝压抑不住的哽咽,“嗯,好,我不哭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视频里,何骁尽力撑着精神,想多看他一会儿,却再维持不住,眼皮一点点下沉,最后阖上,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镜头一转,路易森出现在屏幕上,“小少爷放心,医生说救过来了,只要好好养着,最近几天病情都不会有太大波动。”

    余年勉强笑道,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等视频挂断,站在一旁的施柔担心道,“年年,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”

    将手机重新递给施柔,余年红着眼睛摇摇头,“不了,闲下来更容易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一首歌的和声还没录完,孟远就推门进了录音室,朝余年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余年取下耳机出来,“孟哥,怎么了”

    孟远把亮着的手机递给余年,“国外传进来的一段采访,被采访的人是一个叫约瑟夫的古董商人,采访里面有一段是,他说他最近做的一个买卖,是将一份竹简卖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孟远的手机上,是一个论坛娱乐版块的界面。

    “有消息说,余年的父亲是何骁,就是那个以航运和矿业起家的船王各位品品”

    “品个鬼啊,讨论余年他爸是谁,这是已经成日经了闲的天天开帖,真的看烦了,没实锤就别瞎开帖”

    “那个,本人帖主,不瞎,还真有实锤链接图片,视频里这个络腮胡是买卖古董的,他接受一个杂志的采访,说最近他把一份贵重的竹简,低价卖给了逐月集团董事长何骁的儿子余年,虽然利润不如他预估的高,但合作非常开心,并衷心感谢何骁先生的信任。先不纠结为什么何骁儿子姓余,重点在,何骁儿子叫余年原谅本人孤陋寡闻,第一反应这个ian就是余年”

    “帖主估计是个黑,鉴定完毕抱走崽崽我们不奉陪了,我们年年只想好好唱歌,什么豪门没资格争家产的私生子啊、什么嫌弃父亲穷困没钱所以改母姓抛弃生父啊、什么命格不好被父母抛弃啊,这些我们都不约”

    “眼看着空有一个青山余氏的高大上的名头,没多少钱,这就忙不迭地来碰瓷炒作了人别太贪心,不然哪天糊到地心,还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”

    孟远等余年大致看完,紧张兮兮地问,“那个年年啊,你别告诉我,船王真是你爸”

    余年抬头,颔首回答,“嗯,他确实是我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”这个词说出口来,舌尖都裹满了涩意。

    施柔也有些发懵,“就是、就是刚刚视频里那个”

    “嗯,对。”

    得了余年的回答,孟远在原地踱来踱去,最后忍不住道,“我特么到底是开了什么挂,挖到了你这个宝跟你签合同那天,吉星是不是就正正中中地悬在我头顶上”

    余年弯唇,“能和孟哥合作,也是我的运气不是吗”

    正说着,施柔忽然插话,“那个,这帖子还有后续。”

    见余年和孟远一起看过来,施柔接着道,“这个约瑟夫估计很喜欢吹嘘自己的交际圈,喜欢发和大人物的合照沾光,还喜欢炫耀自己见过什么什么人,所以他还有一个骚操作。”

    孟远突然有了不妙的预感,“什么骚操作”

    “他他在社交账号上转了这个采访视频,还写了一行字,说和年年当面交易那天,陪年年一起过来的,是谢总。”

    耳边跟炸了响雷一样,孟远着急,没耐心,他拿过施柔的手机,照着约瑟夫社交账号的截图,念出了最后一句,“我很荣幸,祝两位百年好合,白头到老。”

    孟远表情空白,“这、这什么节奏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